多一项指控

夏克军   2017-08-04 18:42:19

恶念顿生

牛尾是福田机电公司的财务科长,爱财,好赌,平时买彩票、赌赛马,从不放过任何一夜暴富的机会,然而好运从未眷顾他,反而欠了一屁股债。还钱日期迫在眉睫,他四处借钱,却没人肯借给他。

为了躲避债主,牛尾不敢回家,只身躲在办公室里,漫不经心地翻看着书。他看到了一篇侦探小说《踩着高跷的凶手》,说的是这样一个故事:一个矮个子,为了抢劫高个子同伴的金表,突发奇想,化装之后,踩着自制的高跷,光天化日之下,用铁锤猛击高个子的头顶,致其当场死亡。警方因受双方身高的诱导,一时难以破案,矮个子却变卖了金表,过着纸醉金迷的奢侈生活……

牛尾刚看完小说,电话铃骤然响起,牛尾按下电话自动留言键,里面传出一个恶魔般的声音:“牛尾,你欠我的100万,今天再不偿还的话,明天我就敲碎你的脑壳!”

这是高利贷债主青江打来的,他恶魔般的声音让牛尾不寒而栗,如果不还钱,青江准会敲碎他的脑袋,他不仅会声名狼藉,老板也会炒他的鱿鱼。牛尾如同热锅上的蚂蚁,在房间里团团乱转,突然,他的目光落在角落里的保险柜上,那里面存放着准备打给客户的100万货款。

“拆了东墙补西墙吧,毕竟性命比工作要紧。”牛尾将100万现金装入手提箱,拨打了高利贷中间人尤佳子的电话,请她陪自己去还债。尤佳子在赌场做酒吧招待,恰好要去上班,于是,牛尾搭乘顺风车来到青江的私人公寓。尤佳子因为牛尾的债务被青江责骂,不愿和他相见,便在车上等候,牛尾独自敲响了青江的房门。

屋里传来了青江警惕而又恶狠狠的声音:“谁?”

“我是牛尾,我来还钱。”

房门拉开一道缝隙,青江狡黠的眼睛四下扫视着,确信安全后取下防盗链,伸手揪着牛尾的前胸将其拽入房间,用脚后跟“砰”的一声关闭了房门。

“你真有100万?敢耍花招,我就敲碎你的脑壳。”青江挥舞着拳头,一副要将牛尾生吞活剥的架势。“小虾米从来不敢招惹大螃蟹。”牛尾仰视着青江,赶紧打开手提箱,让他过目。

青江以前是个拳击手,绰号“螃蟹”,后因身体欠佳,退出了拳坛。他喜欢“螃蟹”这个绰号,非常享受螃蟹横行霸道、无法无天的气势。

青江点钱的时候,牛尾看着酒柜上的水晶奖杯,献媚地说道:“这是你第一次参加比赛时获得的奖杯吧?你真了不起,一战成名,螃蟹从此威震拳坛。”

青江打开保险柜,把100万放了进去,这时,他露出得意的笑容,以不可一世的语气说:“那些小鱼小虾不堪一击,哪个敢惹我螃蟹不爽,我就敲碎他的脑壳。”

青江说着,对着保险柜做了个击打动作,顺着他的拳头,牛尾瞅见保险柜里码放着一大堆面额一万元的钞票,就像是一头饿狼嗅到了血腥味十足的羔羊,他的心“怦怦”直跳,一个念头突然冒了出来:尤佳子等在外面,她是亲眼看着我来还钱的,我现在用公款还了高利贷,一旦东窗事发,老板就会炒我的鱿鱼;可是,如果我现在把青江“做”了,把100万留在保险柜里,把别的钱拿了,有尤佳子为我作证,谋杀青江的,就会是另一个不知在何方的“嫌疑犯”,扑朔迷离、头绪纷繁的现场,够警察忙的了,但这一切都与我无关哦!

也就是在这时,牛尾的脑海里浮现出《踩着高跷的凶手》中的情景,小说的情节与现实交织着:金表和钞票,铁锤和奖杯,高跷和椅子,高个子和青江,最终,牛尾不由自主地站到了身边的椅子上……

故布疑阵

牛尾站在椅子上,从酒柜上拿下水晶奖杯,双手高高地举起,对青江说:“你一举夺冠,站在奖台上,高高举起奖杯,就像我现在这样……” “对,就是这样,哈哈哈……”回想起当时威风凛凛的场景,青江大笑起来,眼睛眯成了一条线,连眼泪都挤出来了。

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牛尾高高举起的水晶奖杯重重落下,泰山压顶般砸在青江的头顶心上。只此一击,青江当即脑浆迸裂,满脸鲜血,气绝身亡。牛尾走近保险柜,除了刚才青江放进去的100万,其他的钱他都拿了出来。这时候,外面传来刺耳的汽车喇叭声,那是等候在外的尤佳子在催了。牛尾听了,有点慌乱,他把拿出来的钱、自己的欠条和青江的手机放进手提箱,匆匆离开现场。

牛尾钻进轿车,让尤佳子送他回办公室,他要放下带回的那些东西,顺便拿一点钱去赌场小试身手。

回到办公室,牛尾将手提箱放进保险柜,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。公司的100万如今放在青江的保险柜里,上面有青江和他自己的指纹,欠条在自己手里,这都是已经还钱的证物。另外,中间人尤佳子亲自送他去还钱,她可以提供证词,警察不可能确认他是谋杀者。现在,他需要另一个证明——他离开之后,青江还活着。

平时,青江催款总是先拨打牛尾的手机和办公室电话,最后是赌场的电话,牛尾早就取得了赌场电话的录音。现在,他可以利用这个录音,制造自己“离开现场后青江还活着”的证据。

回到赌场,牛尾瞅准机会,见尤佳子就在电话机旁,他便到洗手间用青江的手机拨通了赌场电话,按下了录音机播放键,里面立刻传出青江恶魔般的声音:“尤佳子吗?牛尾那个小虾米是不是在赌场?让他接电话。”

紧接着,牛尾收起手机和录音机,适时走出洗手间,看到尤佳子在向他招手示意,便疾步跑到吧台,抄起电话故意大声喊道:“青江君,找我有事吗?什么,我的手机落在你家里了,好的,我马上回去拿。”

牛尾请求尤佳子再送他去青江家拿手机,尤佳子便跟领班告了假,牛尾趁机处理了录音机和青江的手机,然后和尤佳子驱车来到青江家。牛尾说有事要和青江洽谈,车上太冷,再三邀请尤佳子到屋里小坐。

敲门无人回应,牛尾推开虚掩的房门,他们看到了躺在地板上的青江。尤佳子惊叫着退到门外,牛尾假装查看青江的伤势,趁机将自己的手机放到桌子上,然后也退到门外,用尤佳子的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。警察赶到现场勘查,他们留意到,青江身高一米九,伤口位于头顶心,自上而下一击毙命,可见凶手魁梧高大,孔武有力;保险柜开着,里面有100万,现场没有被翻动和丢失财物的痕迹,警部柳生怀疑是仇杀。牛尾身高不足一米六,已经偿还欠款,加上尤佳子的证词,自然被排除在嫌疑人之外。

意外证据

深夜,牛尾把那笔钱带回家中,他点了一下数,整整1000万。第二天,牛尾从那笔钱中取出100万,到银行给客户汇款。接待牛尾的是个女职员,奇怪的是她一直盯着牛尾看。一会儿,牛尾被两名保安请到经理办公室,牛尾莫名其妙,百思不得其解。

不久,警部柳生推门而入,身后还有几名荷枪实弹的刑警,他瞪了牛尾一眼,单刀直入地问:“牛尾,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?”

牛尾说:“从樱花银行提的。”“你撒谎,这些钱上没有樱花银行点钞员的指纹,指纹绝对是三菱银行点钞员的。”警部柳生再次质问牛尾这些钱从何而来,他鹰隼般的眼睛盯着牛尾,令人望而生畏,比青江的眼神更加犀利可怕。

牛尾吞了一口唾沫,喉咙里发出牛饮水一样的“咕咚”声。他暗暗忖度着,从樱花银行提的钱如今在青江的保险柜里,眼前的钱是从青江的保险柜里偷来的,警察说是从三菱银行提取的,他牛尾怎么知道?他无法回答,只得支支吾吾地应付着:“警部,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

据报道,协和医院的护士叶山雪子被绑架,绑匪索要1000万赎金。被害者家属从三菱银行提取了这笔钱,并交给了绑匪,叶山雪子安然获救。警部柳生怀疑牛尾和青江卷入了绑架案,牛尾谋杀青江是想独吞赎金。

牛尾解释他从外地刚回来,与绑架案毫无瓜葛。他还说,他第一次去还钱,青江还活着,第二次去拿手机时青江已经死了,中间时间一直待在办公室和赌场里,而且和青江通过电话,没有作案时间,这些尤佳子可以作证。

警部柳生冷笑一声,说出了他的推测:牛尾第一次进入公寓还钱时杀死了青江,拿走了他的手机和叶山雪子的赎金。回到赌场,牛尾用青江的手机拨打了赌场的电话,尤佳子听到的只是青江以前的录音。第二次回到现场,牛尾假装查看青江的伤势,又把自己的手机放到了现场的桌子上。

牛尾诘问道:“青江那么高,我这么矮,我怎么能袭击到他的头顶?”

警部柳生镇静地答道:“青江的客厅很有中国居室的风格,桌子周围有两张椅子,其中一张椅子上没有任何人的指纹,显然是凶手故意擦掉的,原因很简单,凶手站在椅子上用青江的奖杯袭击了他。”

牛尾心虚了,歇斯底里地嚷道:“推理,推理,你这全是推理,你如何证明我参与了绑架案?”

警部柳生冷冷一笑,说:“叶山雪子的赎金上有暗记,现在,那些有暗记的钱就在你手里。”

牛尾一听,顿时脸色煞白,他明白了,青江绑架了叶山雪子,然后将赎金放在保险柜里,后来这钱被自己拿走了。没想到的是,警方在赎金上做了暗记,这就是银行女职员盯着他看的原因。

绑架案除青江外有没有其他同伙?青江已死,没了对证,牛尾成了替罪羊,他将被警方起诉,除了谋杀还多了一项指控——绑架勒索罪。

 (发稿编辑:姚自豪)(题图、插图:佐夫)

上一篇回2017年8月第15期目录 下一篇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6 毕业论文网 > 多一项指控